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代孕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391|回复: 0

一名地下代孕妈妈代孕多次流产险丢命

[复制链接]

32

主题

32

帖子

11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0
发表于 2015-11-1 14:52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林红(化名)今年31岁,2006年与丈夫一同前往东莞打工,在外数年,她深知城市和农村的差异,为了能把儿子接出来过上城市人生活,就必须赶快赚钱。于是,她成了代孕妈妈。
林红先去做体检,确认没问题后双方签订协议,然后开始接受为期3个月的“调经”,为增厚子宫内膜,抑制子宫活动,使受精胚胎植入后顺利产生胎盘,她每天要注射、口服大量药物。“每天打完针,臀部都是红肿的,很受罪,但每一针他们都给40元补偿费。”
接着是做胚胎植入手术,她感到小腹“胀胀的,隐隐作痛”。而最关键的是术后两个礼拜,那是让三方都担惊受怕的“高危时段”,因为试管婴儿成功率一般在40%~50%,如果植入不成功,就会前功尽弃,林红只能拿到3000元补偿费。
幸运的是,胚胎“着床”成功,林红怀孕了,但这意味着她这段时间不再享有自由。按照协议,她每天只能看1小时的电视;不得与未经同意的任何人见面,不能告知家人自己在哪里;不可以晚睡;每周可以在保姆陪同下享受3次外出散步的自由……但最难的是和孩子的分离,这也是每一个代孕妈妈要面对的。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,但代妈和其他孕妇一样要怀胎十月,经历恶心、呕吐、厌食、浮肿、身材变形的考验,最终阵痛分娩。
残酷的是当其他人欢欣鼓舞迎接新生命的到来,她们却要面临一场必然的别离。而那些“提供卵子”的代妈,生出的孩子与她有直接血脉关系,要承受的是与亲生骨肉割裂的痛楚。
代孕行为存争议,代妈权益不容忽视自代孕这一现象出现,社会便从未停止对此的争议。中南财经与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等专家认为,地下代孕不仅属非法行为,而且代孕存在的非法“借精”、“借卵”等,暗藏严重的社会伦理风险;也有专家表示,长远而言,我国代孕合法化是必然趋势,目前不允许代孕的主要原因是相关法律不健全,对于代孕过程可能出现的问题还无法解决;性教育学专家董玉整教授认为,不管是允许还是反对,都要立法,做到有法可依,不能听之任之。
由于缺乏相关法律法规,我国代孕市场目前还比较混乱,最易受到伤害的是代妈们。代孕中介对代妈权益的保障几乎为零。有的代孕合同上写明:如果代孕妈妈因为难产导致死亡的,一次性赔付家属10万元;如果流产,那么代孕妈妈将得到最多1万元的现金补偿。但由于这个行业见不得光,代孕中介内部制定的管理办法,以及与雇主签订的合同,并不受法律保护,这一“君子协议”靠的是彼此的信任和自觉。
雇主、中介、代孕妈妈,武汉的一些小区和医院里,非法地下代孕交易不断出现。一名因代孕而身心受创的宁夏女子,向记者举报代孕的种种黑幕。
一个月来,多名记者卧底暗访,曝光武汉地下代孕灰色链条。卫生和社会伦理专家表示,虽然代孕非法,但监管法规尚处空白,这种行为暗藏的伦理风险,亟待重视。
曾经在武汉开过一家中等规模代孕公司的陈虎(化名),离开这一地下行业已经有几个月了。从业近10年,他对武汉地下代孕市场及整个行业的内幕了如指掌。
他说,最近几年,也出现了高学历和90后的年轻代妈,其公司旗下学历最高的一个代妈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研究生。
爱女溺亡父母百万求代孕 去年春节前,50岁的四川人黎小峰的三口之家,幸福得让人嫉妒——他晋升为企业高管,年薪涨到30万元;47岁的妻子夏文娜是中学教师,刚评上副高职称;独生女儿是2013年地区高考状元,考上国内一所知名高校……
  去年元宵节,一家三口到乡下老家玩,女儿跟着堂弟堂妹们学骑自行车,不慎冲进村头一口水塘溺亡。女儿的离去,让妻子日渐憔悴,乃至精神失常。黎小峰想到,如果再生一个孩子,妻子有了新的寄托,说不定就会重新“活”过来。
经人指点,黎小峰带着妻子来到武汉一家地下代孕公司。检查得知,夏文娜身体条件较差,只适合找人代孕。去年6月,黎小峰与妻子辞职来到武汉,租住在离“代妈”住处不远的地方,全程跟踪代孕过程。
今年5月底,“代妈”成功诞下一对龙凤胎。按地下代孕公司规定做完亲子鉴定后,夫妇俩抱着一双儿女,喜滋滋回到四川。这次代孕,黎小峰总共花费近100万元,但他觉得非常值得。
女子代孕多次流产险丢命
29岁的宁夏女子刘敏(化名),是一名地下代孕妈妈。从2011年开始,她在武汉通过不同的地下代孕公司多次接受代孕手术,可每次怀孕不久便流产。
去年7月,刘敏再次怀孕,这次胎儿在她肚子里待的时间比前几次都长,她拿的钱也最多。怀孕满3个月时,刘敏拿到首笔1万元佣金,第5个月再拿到1万元,第6个月后她开始拿“高工资”2万元。
此时,似乎一切都很顺利,按照刘敏的设想,到今年5月,她生下这个婴儿后,就可拿到余下的10万元佣金。可惜她怀孕6个月后又胎死腹中。
今年1月7日晚,刘敏突然感到剧烈腹痛,呼吸困难,保姆连忙将她送到医院。医生检查发现,她出现妊高症症状,腹中胎儿已没了心跳,而且她本人也面临生命危险。次日凌晨,死在腹中的胎儿被手术取出,刘敏终于脱离危险。
上月底,刘敏找到记者反映情况,希望曝光武汉地下代孕市场黑幕。
代妈年轻化最小的年仅21岁 陈虎是武汉人,在代孕行业操刀多年。他介绍,代孕产业链最核心层是提供代孕手术的医疗机构,外围的则是大大小小的代孕公司,每家代孕公司掌握着几个到上百个代妈。
按行情,包管理代孕成功,雇主最少要付38万元,最贵的可能超过百万元。陈虎说,代妈绝大多数来自湖南、湖北等地偏远农村,学历普遍不高。他说,最近几年,也出现了高学历和90后的年轻代妈。
陈虎公司旗下学历最高的一个代妈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研究生,可能与丈夫感情不好,离家出走后通过代孕来谋生。最年轻的代妈是1993年出生的,才21岁。  你一定觉得花60万借腹生子很不可思议;你一定觉得砸了60万到最后钱没了,求子的愿望也破灭了很愚蠢,但是,如果你知道在中国,不孕不育患者数量已超过5000万,就知道为了求子,即使是“租用”别的女人的子宫,即使花再多的钱,不孕不育的夫妻都愿意!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代孕网  

GMT+8, 2017-9-20 20:58 , Processed in 0.125000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代孕 X3.2

© 2015-2016 daiyunbi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