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代孕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787|回复: 0

代孕者说自己不为钱,大家会相信吗

[复制链接]

32

主题

32

帖子

11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0
发表于 2015-11-1 16:09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代孕意味着什么?我的肚子生出别人的孩子;我的孩子,从别人的肚子里生出来——真荒谬,但这正是当下中国的一个沉重现实。30万以上的代孕费,让一群富裕的人直接与困境中的女人们产生了联系,就像制造商品,我们提供精子卵子,你帮我制造一下。听上去好像能用钱解决,却纠缠了复杂的情感。
1、这是非常艰难的采访。
从初期收集资料、寻找采访对象,一直到南飞探访那些妈妈,这个过程用了整整3周。除了身体的疲劳之外,更多是情感和心灵的疲惫:一边,是强大的道德压力和舆论束缚;另一边,是代孕双方声泪俱下的倾诉和惴惴不安。
更让人焦心的是,从来没有一次采访,会像这次,黑白分明,道德和情感各站一边,每个人坚定地捍卫着自己的选择,不容半点妥协。困境,是真实存在的。同时,道德在现实和情感面前,毫无说服力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2、例外的爱心代孕
也有“我是为了帮助别人的”,来自广州郊区的代孕妈妈白路(化名)做服装设计,她说自己有一个3岁的孩子,丈夫在香港工作。因为唯一的妹妹因不能生育被抛弃了,对她触动很大,一激动就报了名。
现在,白路已经确定了一位来自上海的客户。“可真进来后,听了些代孕妈妈的话,有担忧的。”担心什么呢?无外如此:没有法律保护代孕双方,万一流产、多胎、畸形……一切都是未知数。但更多的来自舆论。
在美国专业的代孕机构,代孕者说自己不为钱,大家会相信,比如,有人是带着赎罪的心理,因为流过两个孩子,希望能孕育更多的生命,作为弥补。
然而,在中国大陆,社会难以认可,更惨的是,就连同道中人,也会冷嘲热讽。“我不信,肯定就是为了钱。”陈晨(化名,来自东莞的代孕妈妈)说。
难怪陈晨这么说,就有打着爱心的幌子,其实沦丧母性的。的确存在不少老手。曾先生也说,有一个女人,已经来了两次,开美容院,开要钱,亏钱又要钱,怎么办?就继续做。“那些做了两三次的,就不会想什么感情了,像完成工作一样,”   
3、模糊的身份
这真是件难办的事情,感情上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很感性的事,却又不断告诉自己要理智。
如果孩子是自己的,那个生儿子的人是什么?需求方说:“我从没想过她(代孕妈妈)是我孩子的什么人。”“如果她是孩子妈,那我和我她是什么关系?”这的确很悖论。
一对贵州的夫妇,周末赶到广州找曾先生,看上去顶多30岁出头点,满脸焦虑,自己没法生。“女的习惯性流产,子宫不行了,但卵子和精子没问题。”曾先生说,这是这两年的典型顾客,也是他们最喜欢的客户,比较稳定,有急切的需要。
“孩子的性格、相貌上有我的样子,这和领养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情。”一个父亲强调他找人代孕的理由,他认定,只要精子卵子是自己的,就是自己的孩子。不过,理智上的确定似乎消解不了情感的疑虑。“看到孩子的那一刻,顾客都很高兴,不过有些人会觉得有点陌生吧。”一个中介联络员对记者说。
作为妻子,还是掩盖不住歉疚和不自信,甚至是一种嫉妒。“我还是担心胚胎在别人的子宫里,羊水、子宫环境都会影响孩子,不然为什么要胎教?”
除了这份不安,寻找代孕,在她们心里,几乎是对你身为女人的否认,“感觉就像男人阳痿一样,面对丈夫,会不自信。尤其当孩子从别人肚子里出来那一天,这种感觉特别强烈,当然,也幸福,终于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。”一个顾客,在贴吧上给记者发私信。
那男人们呢?“如果能自己生,肯定最好,不然心理总觉得有点别扭。”一位父亲说,虽然不完美,但看着儿子越来越有自己的飒爽英姿,心理还是很踏实的——“是我的儿子。”
4、“谁会做这个?如果生活顺利!”
喊出这句话的,是来自广西的晓红(化名),一张眼角有干纹的娃娃脸,29岁了,丈夫在南宁做生意亏钱,夫妻俩长期两地分居,情感破裂,有个3岁的女儿,婆婆带着。
她是第一个到的“妈妈”,一开始很沉默,反复翻了两遍我带去的杂志,才和我说话。虽然这里没有“外人”,我们的交谈却一直很轻,服务员一出现,她马上就沉默了。
“我来这边,是想年底有钱,回去和他拿孩子的抚养权。”她是一个半月前在网上知道代孕,“那个月我在网上查这个是不是违法的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但我走投无路,就想还是来看看吧。来的时候,把回去的车钱留出来,想不行马上就能逃。”
市场比她想象得大,仅一个多月,她已经确定了客户,开始代孕。她现在和另一名有确定客户的志愿者住在一套两室的房子里,每个月能提前半个月领到2000~2500元左右的“月薪”,这都包含在10万的营养费里,生好孩子后,中介会把没给的钱,一起付给她们。这几乎是所有代孕妈妈唯一的念想。
5、代孕中介曾先生
    2010年6月17日,一家细节破败的海鲜酒楼包间,门紧闭,服务员一律不得随便进出。“你几岁?为什么想做这个?有没有生过孩子?孩子几岁了?”每次接到电话,广州最大的代孕网站站长曾先生都会先问这4个问题,言语间有警惕,声音明显压低。
在网络上搜索“代孕”,获得近2000万条结果,除了讨论网页外,很多都是像曾先生一样的代孕机构,大多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深圳、广州等大城市。并不合法,但很有市场。一位做了6年代孕中介的负责人透露,这两年,中国大陆每年有300~400个孩子是这样出生的。
和其他代孕中介一样,曾先生只收23到33岁之间的女性,年富力强。实际情况是,从后来陆续来到包房的3位代孕妈妈来看,几乎都在30岁左右。
曾先生说,这个年龄段的女人,如果没有很好的文化背景,是最难找工作的,又在养儿养老的阶段,做这个,一年下来能赚近10万,还有吃有住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代孕网  

GMT+8, 2017-9-20 20:52 , Processed in 0.140625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代孕 X3.2

© 2015-2016 daiyunbi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